他说

2020-06-13 14:18

原来,陈润红此前已经做了7年左右的摆摊小贩,是城管的执法对象,一个月前还在跟汉阳区城管“打游击战”,如今,陈润红已经成为武汉市汉阳区的一名城管协管员,而他管辖的范围正是之前练摊儿的区域。

陈润红告诉记者,自己转行做“城管”主要是为了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他说,女儿在学校有时候需要填写父亲职业,他就跟女儿调侃道:“你就写物业经理,谐音无业经理。”陈润红认为,摆摊儿并不是长久之计,每天需要“防着”城管。

而陈润红也表示,自己对小贩只是劝说,“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城管局工作人员周女士表示,陈润红被录用走常规程序,他的小贩经历只是其被录用的一个因素。

而之前的“收衣服”事件也让陈润红对城管的印象有了改变。陈润红告诉本报记者,之前辖区的城管收了他的摊上三件衣服,价值50元,于是陈润红在周围小贩的怂恿下前往城管局要衣服,令他没想到的是,接待他的城管局执法大队政委不仅没有与他吼叫,反而递烟倒茶。“这是一个催化剂,让我萌发了当城管的念头。”陈润红说。

陈润红:他们会觉得之前我和他们都是小贩,现在我却要来管他们了,见了我就说“小贩城管”来了,不过现在不会了。像我之前看见他们在摆摊,我就去劝他们走啊,有的小贩就说:“让我再卖一会儿。”但是我坚持让他们离开啊,给他们讲道理。

陈润红:比之前要累,城管是个苦差事啊。之前摆摊儿也只是半业余的,不用天天去,现在要每天都去巡逻。不过,我上的是夜班,从下午5点到晚上11点,不停地巡查,白天的时间我都可以陪我女儿和我妈妈,做做饭什么的。

但是,既然陈润红的管理对象是自己熟识的人,会不会“不好意思”对曾经的“小贩朋友”开罚单?汉阳区城管局直属三中队队长唐勇称:“我们不担心他会不会碍于情面而影响工作。”唐勇说,根据对陈润红上班以来工作的监督以及陈润红本人的态度,陈润红能够按照规定工作。

陈润红:很好啊。之前还劝说一个卖衣服的小伙不要再摆地摊了,不稳定,后来他就真的一次性把积压的衣服卖出去,找到了一个稳定的工作。

陈润红由小贩摇身变“城管”,使很多人不禁联想到前段时间,洪山区城管局执法人员白天执法晚上摆摊的“摆摊体验”,“会不会又是卧底?”

7月1日以来,陈润红已经在武汉汉阳区做“城管”20多天,但是,这个本来很常见的职业换到陈润红身上却显得不是那么普通。

对此,武汉市汉阳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周女士回应称,陈润红以前作为执法管理对象,现在自发来当“城管”并非有意安排,同洪山区安排“卧底”的换位体验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