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焚烧发电

2020-12-15 20:16

相比焚烧,水泥窑协同处理的最大优势是,以较低的成本,解决了人们普遍担心的二噁英污染问题。据天津中材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胡芝娟介绍,二噁英大量产生的温度是700到800摄氏度,而水泥窑分解炉内880摄氏度以上高温和碱性气体条件,能够吸收和消解垃圾产生的二噁英等有害气体,使处理过程达到无害化的要求。

尽管具备不少优势,但眼下该项目却依然处于“无利可图”的状况。项目运行方溧阳中材环保公司总经理董家明告诉记者,目前项目收益是溧阳政府支付的每吨垃圾75元处理费,但考虑到前期投入,每吨垃圾的处理成本在130元左右。

有人生活的地方就会产生垃圾。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日均产生生活垃圾动辄在500吨以上,中国600多个城市百万人口以上的就有142个,如何处理每年数以亿吨计的垃圾,填埋?焚烧?抑或其他?既得保护环境又要考虑成本,还须兼顾百姓呼声,着实是考验。

相较之下,不少地方兴建的垃圾焚烧发电企业的收益则高得多。据有关人士计算,垃圾焚烧发电,计算上垃圾处理费和发电补贴,平均每处理一吨垃圾可以获得250元以上的收益,足够覆盖处理成本。

在全国三分之一以上城市身陷“垃圾围城”困扰,苦苦探求解决之道的节骨眼上,记者探访国家级生态市江苏溧阳,目睹并记录其生活垃圾的“日产日清”,力求能带来一些启发。

“下一步将推进把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建设纳入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范畴内,加大政府投资支持力度,比照垃圾焚烧发电上网补贴政策,给予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相关补贴政策。”苏波说。

随后,经分选后的可燃物、不可燃物再被运输到几公里外的溧阳天山水泥厂,在这里,可燃物、不可燃物作为替代燃料和替代原料分别投入水泥窑,经过特殊的生产工艺,最终转化为水泥产品。

“当时考虑过投资修建新的垃圾焚烧厂,也考虑过扩大垃圾填埋场规模,但均遭遇到较大的社会反对之声;而采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以来,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周边居民投诉的情况。”溧阳市城管局局长吴小平回忆说。

“借此溧阳实现生活垃圾"日产日清"。”溧阳市市长蒋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项目2013年3月正式投运,到去年底已累计处理生活垃圾近20万吨;根据定期对各项环保监测指标进行测试情况看,达到垃圾的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处置要求。

这套由央企中材国际与天山股份合作的垃圾处理项目被称为“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技术提供方中材国际总工程师蔡玉良告诉记者,这套技术能做到生活垃圾的“吃干榨净”,实现“吃入”垃圾“吐出”水泥。以每天5500吨熟料产能计算,若经过深度预处理,对生活垃圾的最大处置能力能达到2000吨。

江苏溧阳,是环保部经严格审核授予的17个国家生态市县区之一,以优良的自然生态环境著称,全城人口接近80万,日均产生生活垃圾约430吨。每天凌晨和下午,垃圾运输车队分四班将遍布全城的生活垃圾进行归集收纳,运出城市。

垃圾出城后的第一站是距离市区约38公里远的垃圾预处理厂,记者在这里看到,在几乎全封闭的厂房中,生活垃圾经过全自动生产线进行分选,除一部分金属和危险品被单独选出外,塑料袋、纸屑等归入可燃物,而剩饭剩菜、果皮、灰土等则归入不可燃类别。

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垃圾处理中,填埋应用最广,但因其易对环境形成二次污染以及占用大量土地,正在被一些地方摒弃;而不少地方倡导的垃圾焚烧发电,也因不时出现的居民反对而难以顺利推进。

此前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利用现有水泥窑无害化协同处置城市生活垃圾和产业废弃物,并且协同处置生产线数量比重不低于10%。

记者在采访中,未见此垃圾处理过程对周边环境形成可见不良影响,在预处理厂和水泥厂周边,没有看到植物和环境受到污染迹象;记者只是在预处理厂密闭的生产厂房内以及水泥厂密闭的垃圾堆放厂房内闻到些许垃圾臭味。

据介绍,这套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项目签约于2011年1月。当前,国内生活垃圾处理有填埋、堆肥、焚烧发电等多种途径,溧阳为什么在4年前选择水泥窑协同处置方式呢?

这一现状有望获得改变。记者获悉,国家有关部委正在就推进水泥窑协同处置城市垃圾研究制定政策。工信部副部长苏波近日表示,拟通过试点探索建立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运营模式,培育一批示范企业,为全面推进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及产业废物奠定基础。

蒋锋告诉记者,溧阳把良好的生态环境作为溧阳最重要的城市名片和最大的民生工程,自2007年实行城乡生活垃圾统筹处置工作以来,生活垃圾快速增长;在选择生活垃圾处理方法上也曾经历填埋到焚烧,再到填埋的过程,历经多番权衡,“传统填埋或焚烧处理,不仅成本高、占用资源多,而且会造成二次污染。”蒋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