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收到了该公司发来的一条短信

2020-07-16 03:06

持续的投入却看不见产出,也是这些打车软件走人的原因。一位司机对记者说,“e达招车”采取的是加价分成的模式。他举例说,如果乘客加价10元,其中8元将现金返还给司机,另外2元归e达招车。这种加价费用并不是乘客当场支付,而是在乘客的手机话费或充值账户中扣取。

昨日,记者拨打了“e达招车”的客服热线,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该消息,他说这是按照总部要求,本月关闭广州业务,但北京业务目前还保留。另有消息人士对记者说,“e达招车”同时还退出了成都市场。

如果以“e达招车”大概600名司机的装机量来计算,每天要产生一两千个订单才正常,如果不能帮司机每天获得几单收入就失去了意义。一名司机对记者说“乘客使用e达招车的极少,现在每天连1个订单都难见,平板电脑也只能闲置”。

经历了几个月的喧闹之后,打车软件开始上演撤退潮。记者从消息人士处了解到,此前计划在全国大展拳脚的打车软件公司“e达招车”近期即将退出广州市场,至此广州已有四家类似公司退出了市场。到底是烧钱过快还是水土不服?本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文/图薛松

这些打车软件公司奉行着“两三个月攻不下一个城市就走人”的策略,不然只能沦为“陪玩”角色。目前,衡量打车软件的两大指标是“司机装机量”和“乘客订单量”,陈志伟说,目前广州共有7800多辆出租车安装了“嘀嘀打车”软件,每天有五六千个叫车订单,其中三千单成功交易,也只是占了三分之一的份额。

这种路子根本走不通。陈志伟认为:“一方面,乘客对打车软件的接受程度原本就不高,还要他预付费用,可想而知有多难;另一方面,加价模式有政策风险,随时可能被监管部门叫停。”

日前,广州一位出租车司机阿浩对记者说,自己是一家打车软件公司“e达招车”的签约司机,但在本月初,他突然收到了该公司发来的一条短信,告知“受政策影响,提现功能将于6月20日关闭,请尽快提取现金余额”等。阿浩感到突然,他说:短短三个月时间,该业务说关闭就关闭了。

一些司机向记者透露,今年“e达招车”进入广州市场砸钱不少,一方面是向司机赠送平板电脑,广州地区估计送出去六七百台,每台成本至少几百元。为了鼓励司机在线,每天还向司机赠送6元话费,每名司机1个月的补贴就是180元。该公司还有人工开支、广告推广等费用,“在一个城市,这些打车公司每月都是几十万元的投入。”消息人士说。

火爆的打车软件为什么开始撤退?记者采访了一些行内人士,他们认为烧钱过快、没有盈利支撑是主因。如同团购行业一样,一窝蜂而上的结果也是大批撤退。而且,市场乱象丛生,光从名字来看,易达打车、易打车、e达招车等等都叫人难以分辨。

而国内最大的打车软件“嘀嘀打车”华南总监陈志伟对记者透露,今年广州已经有四家公司退出了市场。比如去年12月进来的“出租通”,目前因为产品原因退出了广州市场。他认为,在资金和政策压力下,一些小公司已经难以为继,陆续开始退出,此前给司机的补贴如上网流量等都没有兑现。